新闻中心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专家观点

浅议“安全评价供给侧”的改革

发布时间:2016-05-13 08:36:45    编辑:文/王晓伟

          文/王晓伟  文章转载王晓伟在“今日头条”发表的观点,全文如下

       《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》明确提出,以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为中心,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,扩大有效供给,满足有效需求,加快形成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体制机制和发展方式。作为安全生产管理的重要力量之一,安全评价为企业的安全生产保驾护航,为生产经营单位员工的生命安全和健康提供保障,为安全监管部门了解生产经营单位安全生产现状,为政府安全生产监管提供依据,在安全监管中发挥着重要作用。“安全评价”这项为企业安全护航,为监管提供依据的“供给”是否存在结构性的制约?笔者从已经服务过的数万家被评价企业的沟通,和广泛接触的不少评价同行沟通中,发现不少需要结构性改变的痛点。

  需求侧如是说

  首先,安全评价目的局限性。安全评价的结论是“评价报告书”,报告书用于办理“许可证”或“证明”。不少企业要进行“安全评价”,主要目的是为了取得“生产许可证”。还有部分企业(以外资为主)是为给上级或采购商提供“证明”。这从一个侧面表明,大部分评价行业的客户是为办理“许可证”。

  其次,“评价报告”应用的局限性。评价的目的既然是为了办理“许可”,那么拿到“安全生产许可证”,“评价”的使命就宣告结束。或束之高阁,成为“备案”“备查”的资料库。

  三是对企业安全生产的促进价值有限。很多安全问题,企业麻木后习以为常,或者是无技术力量,或者是缺乏管理能力,或者是缺乏治理措施,或者是缺乏经济支撑,或兼而有之。企业为避免“无许可”造成的管理性停产的影响和损失委曲求全。管理者轻则担惊受怕,时刻提防达摩克利斯之剑掉下来,重的已经以身试法。评价机构为了免责,对策建议有的多达几十条,普遍性有余,针对性不足。有的对策建议标准过高,条件过严,安全投入高,不能因地制宜,使企业难以接受。

  供给侧局部扫描

  首先,对发展前景缺乏信心。在经济环境不确定及行业竞争加剧、政府职能转变等背景下,大量评价机构正承受着价格战、成本上升、去中介化等多重挑战。

  其次,大部分安全评价机构依然处于生存阶段。规模小,缺少知名品牌支撑,处境艰难。

  再者,机构之间沟通交流少,各自为战,单打独斗。同质化的竞争,有限的资源,使同区域的当地机构不得不为生存抢占资源,资源共享成了空话。也正因为长期各自为战和单打独斗,致使评价行业一直处于经营规模小、市场竞争力弱、收入多年徘徊不前的状态。

  还有,研发能力不足,人才、技术、知识、信息等高级要素投入比重偏低,几乎没有业务创新能力,或者靠一己之力,或者靠有限的灵感或者创意,没有品牌优势、技术优势、规模优势、资源整合优势的标杆性公司引领行业发展,大多把安全评价当“生意”来对待。

  安全评价的机遇与发展前景

  安全评价的对象涉及覆盖范围广,小则一个企业的作业现场,大则几十、上百平方公里,如切尔诺贝利和福岛;影响面大,对生命安全、人居安全、生态安全、环境安全、政府公信力和社会稳定性产生巨大冲击力。因此,安全评价,作为为数不多的被保留的“前置审批”评审事项,具有相当的发展前景。

  首先,大事故频发是当前安全生产领域最明显的短板,是冲击群众安全感最突出的问题。提升全社会整体安全水平,努力实现事故总量下降、死亡人数减少、重特大事故频发势头得到遏制,急需相当技术实力的,独立于政府监管的,具有规模化、专业化、市场化的安全专业技术服务机构尽快出现。

  其次,以《安全生产法》的修订、颁布、实施为标志,确定了“强化和落实生产经营单位的主体责任,建立生产经营单位负责、职工参与、政府监管、行业自律和社会监督”的安全管理机制。安全生产诚信体系建设正在走向应用阶段,呼吁具有相当品牌影响力、专业技术研发能力、安全纵深服务实力的安全风险管理机构出现。

  再者,安全评价,历经十几年的发展,从稚嫩走向成熟,具有担当安全技术服务转型的人力资源和技术支撑体系。当然,从业机构只有具备相应的人员基础、技术基础、规模基础和发展基础,也就是能用做事业的态度对待安全评价,才能担当这种社会责任。

  安全评价供给侧自我改革,打造风险管理新模式

  2016年初,达晨创投宣布完成对鑫安利的首轮投资。鑫安利在资本市场上崭露头角,为有效推动安全评价供给侧改革,实现安全评价在安全生产领域的跨越式发展提供了示范。

  一、布局“一体两翼”,实现从 “评价”到“风险管理”升级,从“供给”到“需求引导业务”升华。鑫安利平台,已经具备“看病”,“治病”和“经济”解决安全风险的条件。

  二、实行“平台化+阿米巴”的组织结构和经营方式,使规模化、专业化、品牌化、技术化、服务快速化高效化的发展成为可能。

  鑫安利的阿米巴经营模式就是将公司分割成许多个被称为“所”的小型组织,每个“所”都是一个独立的利润中心。郑州基地已经建成二十多个所,通过这种经营模式明确企业发展方向,并把它传递给每位员工。“所”这个阿米巴经营并不是单纯的利润管理手段,而是实现全员参与的经营方式。全面破解了评价机构在规模化发展中中遇到的难题:

  三、资源整合,打造规模化、专业化、品牌化的风险管理技术服务机构

  鑫安利公司总部设在郑州,下辖安全评价、消防评估,职业卫生检测与评价,环境评价等评价公司;和培训学校、产品防护公司,保险公估公司和信息技术公司。以此实现同一机构内多领域、不同专业技术人员的信息共享、技术共享、成果共享,把以前相互分割的安全评价、职业卫生评价、环境影响评价等单一评价并联起来,同步推进,实现业务复合型和技术专业性的统一,为企业提供并联评价服务,节约被评价机构的对接成本、时间成本、管控成本和风险担忧。培训、产品信息和保险公司为企业提供“一体两翼”的风险解决方案。

  总理强调“互联网+” 是对新生产力应用的巨大威力的注解,提出的“除了安全和环保,其他的前置审批都要去掉”,是对安全事业的社会责任的重点强调。评价机构的掌舵者和管理者,应重新思考发展前景,调整运营方法,以高度的社会责任感经营“安全评价”事业。以观念领先,自我革命,形成供给侧的竞争优势,加强融合,将安全评价“机构”铸造为优秀人才集聚、多方思想融和、创新源源不断、业务复合增长的安全“分险管理企业”,引领安全管理新常态、新机制和新的发展方式。